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[心情]我 的 野 蛮 师傅

发布时间:2018-04-02 19:16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都说人死了后才值得怀念,而我师傅活得好好的,我却在天天怀念他。我在分分秒秒里怀念,我在人来人往中怀念。看见一些事物都会想起师傅在了会怎么样?连自己做……

  都说人死了后才值得怀念,而我师傅活得好好的,我却在天天怀念他。我在分分秒秒里怀念,我在人来人往中怀念。看见一些事物都会想起师傅在了会怎么样?连自己做了什么事也会想师傅会怎么看?

  我们是隔着两个服务器的师徒,他在夏禹剑,我在破魔刀。

  刀剑开放师徒前,由于测试任务我去了夏禹剑。初来乍到,举目无亲的我坐在瓦当善心婆婆那里出售自己。没有钱上交易,我只好用闲聊一遍一遍地打着“出售小徒弟一名。”

  夏禹剑是测试区,由于频繁地更新,玩家少得可怜,大白天空旷的大街上不见一个人影,将近中午时分,我又饿又冷,这时跑来一个妖,本已走过去了,估计是被我的广告吸引住,又返回来立在我身边说,“丫头,我买了!”我环顾左右确认没有第二人了才站起来跟在他后边。

  他带我在教头那里办理了师徒关系后,就进了任务场景,第一次跟师傅做云崖任务,兴奋的我小嘴一直没有停止过,可他却一言不发,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得了抑郁症?

  看他老不说话,天性喜欢说话的我就开始捣乱,故意不跟在他后面,跑一边去藏了起来。等他发现后面没有了人的时候,在队伍里冲着我吼“猪!跑那么远,经验都沾不到,还当个P徒弟!”

  不知不觉带我到十多级,然后去洛水南打猫,天上下着小雨,刮着阴风,耳边传来猫儿的惨叫,我害怕地跟在师傅后面寸步不离,而师傅却又对我吼“猪!别偷懒,捡垃圾去!”一瞬间,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,委屈地捡着垃圾,我再也不吭声了。

  徒弟自然要进师傅的帮会,在师傅的风云天下,不但没有看到他对我表达的热烈欢迎,反而被他当作丫环一样在大庭广众使唤“猪!我要出差了,号给你,每天帮我做几个任务!”顿时,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精打采。

  师傅出差了,我再怎么倔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,于是老老实实上他的破妖号,没玩过妖,不知道怎么办好,只好用鼠标打开他的技能,结果什么都看不懂,打开他的仓库想偷点什么,天啊,仓库那个乱啊,想找什么都难找。连自己仓库都懒得整理的我,为了让师傅不再对我大吼小叫,花了一个钟头给他整理好了。

  几天后师傅回来,好像换了个人似的,不再对我吼“猪”什么什么了,替代的是具有魅力的“妞妞”。哈哈,我开心地笑了,没想到我那点小伎俩就把师傅征服了。

  正当我美滋滋地还想继续地陶醉在师傅难得“温柔”时,怎么也想不到师傅竟会气急败坏地对我下最后通谍令:“奶 奶 的臭丫头,你给老子马上退出桃花,否则断绝师徒关系!”原来师傅不在的几天里,我退了风云去了朋友帮会,才知道桃花和风云是敌对。

  但是我不甘心这么被师傅威胁,赌气没有退,结果师傅勃然大怒狠狠地把我踢出了师门,伤心之下我离开了夏禹剑。

  几个月后的一个晚上,我在破魔刀玩的姐姐突然告诉我说有一个人在琴台等我,想不起谁会来琴台找我?怀着好奇的心,跑到琴台打鼓的地方,发现姐姐身边站着个破破烂烂的妖,他头上的名字“寻找徒儿”顿时让我热泪盈眶”···

  过去了很多的日子,每种日子里的涵义都能让你我铭记,但是,没有谁更能比得上夏禹剑的师傅让我永难忘怀。不知道他在寻找我的过程中经历了什么样的千难万艰,我没有告诉他我的身份,也没有告诉他我在破魔刀,全凭他自己的努力在论坛,在记者,在各服穿梭打听到了我的存在。

推荐图文


随机推荐

  • 渐行,渐远

    有云的天空, 风难免有些多情。 卷起淡淡的芬芳, 那散落花儿, 是否追逐着,渐...

  • 那一树芙蓉

    红楼梦中有芙蓉仙子一说,此言不假,芙蓉,晨曦中绽放出一抹纯白,夕阳里遗留下...

  • 别再念旧也别再想他

    人是容易怀旧的动物,容易伤感的动物。尤其在深夜里,在我们感情最脆弱的时候。...

  • 看门的学问

    单位是个大杂院,里面还包括几个小单位,看门的老王要回外地老家,跟单位领导推...

  • 我的第二十一份信

    离别那日的日落残阳,黄昏的落叶,傍晚的凄凉,这一切似乎都配合的那么融洽,让...

  • 我终于明白宋江为什么尿床

    人性中总有丑恶的嘴脸,生活的淫威下太多的人选择了放弃心中的善良,变得物是人...

  • 虚伪的时光

    忙忙碌碌,一天稍纵即逝,到头来却不知道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,忍不住去回想,...

  • 友谊的味道

    友谊一个奇怪的东西,它就像一颗糖有时候酸,有时候甜,还有时候,甜里泛着一丝...

  • 致她的信——选段

    我们所认为的爱情是某种化学反应造成的假象,我不再想描述科学道理了。但想到既...

  • 时过境迁 谁还记得谁—曾经的笔者。

    时过境迁 谁还记得谁-曾经的笔者。 登陆QQ 寥寥几人 一点点都不想聊天 打开空间 ...